亲亲笨老公

花湖:

迷你雪顶可可麦芬>3<

昨天跟许久未见的同学出去聚餐啦!大家都有变化,但是聊起来后又觉得其实也没变呢。最近天热犯懒,不太做东西_(:з」∠)_……这款麦芬的水分很足,口感会很不错,夏天吃起来也不会觉得干干的。(图片来自网络

食材:奶油奶酪250g,低筋面粉200g,牛奶140ml,鸡蛋1个,白砂糖160g,可可粉30g,小苏打1茶勺,盐1/4茶勺,色拉油80ml,橙汁15ml,朗姆酒1.5茶勺

步骤:

1.首先制作奶酪糊:将奶油奶酪室温软化,打至顺滑无颗粒

2.在顺滑的奶酪里面依次加入白砂糖140g、鸡蛋1个,朗姆酒0.5勺搅打均匀

3.开始制作麦芬糊,将牛奶、水、色拉油、朗姆酒1茶勺、橙汁倒入大碗里混合

4.在液体里面加入小苏打、盐、低筋面粉、可可粉,轻微搅拌

5.将奶酪糊和麦芬糊分别放入到裱花袋子里面,先在纸托底部挤上麦粉糊,8分满,然后再挤上奶酪糊,放入预热好的烤箱160度,中层,烤25分钟

小贴士

※搅拌麦芬糊的时候不要过度搅拌,轻微拌一下就好了,就算有大颗粒也不用介意,否则会影想蛋糕的口感

※此款麦芬一定要用模具拖住纸托哦,否则蛋糕会摊成一块饼

※配料中的橙汁可以换成柠檬汁

有间厨房:

番茄肥牛面

一口锅煮面条,另起锅倒少许食用油,锅中油热放入蒜片煸炒,再倒入切块的番茄,加糖炒出汁水,倒入一大碗清水,调入适量的盐,少许生抽,放入肥牛片和喜欢的蔬菜(要快熟的蔬菜,金针菇,生菜什么的。如果你扔个茄子土豆的,那我帮不了你了),待肉和蔬菜熟了,连汤带菜浇到煮好的面上!

酸甜口的,快手好吃!加些辣椒油更爽~!


周太靓汤:

椰香杂果西米露----周末甜汤  (点击进入做法,周末做)

椰香杂果西米露】,生活甜蜜温暖,和家人一起分享美食,那就是“最幸福”


诗蒙:

brunch,早午餐。最近总是吃早午餐,早上太忙来不及吃。
今天大部分食材都是送的,粗粮馒头—莹姐送的。冻顶乌龙—大叔送的,有机苹果—可爱滴客人凡凡姐送的。我就是负责吃。小萝卜好可爱~听说腌起来很好吃,我不会,直接撒香料烤。巧克力戚风昨天烤的~红酒苹果用了sandeman。
以及,我爱罗开花了!超开心超开心👏
红酒煮苹果:苹果1只切片,红酒150克,苹果烧酒40克,糖60克,水100克,柠檬汁20克,血橙汁40克,肉桂棒半只,丁香适量,橙皮适量。所有材料混合煮15-20分钟。冷却密封冷藏。

东迩:

抹茶那清新的绿意和微苦的口感与乳酪绵密的鲜甜结合在一起,色调柔和而耳目一新,香味馥郁且甜度适中。

有间厨房:

麻辣香锅

周六做的,两个人难得都在家休息,做了麻辣香锅,放了藕片,菜花,蘑菇,土豆,豆角,鸡翅,五花肉。弥补了每周五个工作日只能吃些快手菜的怨念。又在家门口买了辣鸭头,两个人喝着小酒看着电影,真好。

要是一周上三休四多好T-T

上四休三也行T-T

礼拜一的忧愁果然总是最浓烈T-T


方子参考这个:http://www.xiachufang.com/recipe/229458/

一两年前照着这个方子做过以后,就对麻辣香锅一往情深啦,觉得比外面的好吃!也大概是因为每次在外面吃麻辣香锅都碰巧和只能接受微辣的人在一起……而且吃起来简直是寻宝地图版,一份牛肉夹不着儿两筷子。自己吃,料就随意加!嫌不够辣我加了好多从门口烧烤摊老板那里死皮赖脸要的油泼辣子……

周太靓汤:

红油抄手--麻辣到爽   (做法请点击进入)

中华美食具有很强的地域性,连食物的叫法也是如此,比如:“云吞”、“馄饨”、“抄手”,看似完全没有关联的几个中文单词,其实说的就是同一样食物,广东人叫“云吞”,江浙人叫“馄饨”,而四川重庆等地则叫“抄手”,不得不令人称奇。

记得初到成都,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很多事物早已淡忘,唯有众多美食依然念念难忘,小吃就是其中一样,热情的当地人介绍一家“龙抄手”的四川小吃最为出名,周太慕名而去,买一个套餐大约十几元人民币左右(现在已经涨价到88元还是58元一套),怎料等食物上来后,着实把周太吓一大跳,眼前的小桌几乎被摆满了一个个碗碟,至少有十二、三个之多,有凉粉、钟水饺、抄手、夫妻肺片、担担面等等,满眼红晃晃的辣油,周太自恃好辣,那时顿时有些招架不住,店家为此提供免费的“鹰嘴茶”,虽然廉价,但口感极好,也是很多地方再也没有喝到过的。

家中常常会包一些小馄饨放冰柜中当早餐,胃口不佳时,突然想来点刺激的,于是,周太又想到成都的“龙抄手”,不如做碗【红油抄手】,干脆麻辣到爽。


大霹雳:

【小食纪】(二) 凉拌面


       大一的夏天,我拖着一只大箱子,去了一个口岸小镇,那天就像安排好的矫情电视剧场景,突降了一场小雨。


       大学的第一年,很多同学都有了独立自主的强烈愿望,我也不例外,于是虽然知道这个家教中心根本是个无证经营的窝点,但还是和几个同学认真地去面试,得知通过的信息兴奋得手舞足蹈。外出工作一个月,完完全全的独立,拿到一笔工资,这种急切的期盼让我忽略了可能面临的不确定与危险,当时只觉得,这对自己很重要,一定要去,因为要独立,而且还缺钱!(切勿学习!)


       有几个同学分到了一个教学站点可以搭伴,来这个口岸小镇的只有我一个,剩下的两个女孩是当地人,这个临街的小饭店便是我们的教学教室。老板娘是个身形娇小带着眼镜的女人,我放下行李,她便热情的招呼我去看房间。


       家教中心的模式是这样的,招我们大学生分配到不同的城镇不同的站点,从宣传、招生、收学费、教课、考试都要做,当然是要完成指定指标的。住宿吃饭由家教中心付钱,一个月后每人会拿到1400元的报酬,这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活经历的缘故,我非常习惯于在小地方快速的建立起自己生活起居的模式。每天我和另外两个女孩去张贴招生简章,也因此看遍了这个小镇:石桥、田边的坟、在造的船、小卖部……差不多一个星期后便有不少家长来报名,从一年级到初二不等,我负责所有小学年级的语文课。每天上课、午休、放学,老板娘做好饭我们便一起吃。住我对门的是一家四口,女的十分强势,男的唯唯诺诺,后来才知道这男的入赘了女家,她们的两个女儿也是我们的学生,可我对他们的感觉并不好,所以睡觉总是把门锁的严严实实,导致每晚都要热醒好几次,更别提恼人的蚊子。早上我会起个大早洗衣服,晾衣服,因为那时候人少又没学生,洗贴身衣物才不会尴尬。每天便是如此,也很快和老板娘、学生、左邻右舍相熟起来。


       说来奇怪,现在想想,很多为人处世的小智慧是和这个瘦瘦小小的老板娘学习的。她以前做过服装生意,一个人去广州进货,胆子大,把2000块全部用来买货,靠张站台票混上车;后来赚了些钱,又开了个溜冰场,让她发家致富。她先生似乎是个老师什么的,文质彬彬的一个人,她女儿和她一样瘦瘦小小,名字读起来像“精卫”,那只神话故事里的鸟。精卫和她爸爸平时不在镇上,周末来小镇的两天和我玩的很熟,可能是一个刚上高中的小女孩,充满了好奇心与自我肯定的需要,什么都问什么都说,休息的两天还带我徒步了这个小镇。她说这个小镇的人不爱什么娱乐就爱洗澡,你看街边都是浴室澡堂;她说初中毕业联欢主持的男孩介绍她上台时说:“有请我们班的小精灵”;她说小时候假期调皮贪玩,开学前一天老板娘发现她作业基本没动,狠狠地批评了她,然后叫溜冰场的所有员工一起帮她做作业……


       那时候我才觉得,老板娘是个十分开明的妈妈,且很有自己教育的一套。精卫确实像个古灵精怪的小精灵,性格又可爱讨喜,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老板娘和我熟了后也常常讲起自己的经历,比如出去旅游如何在大学里找到便宜又好的住处;精卫和她讲一个男生喜欢她;她也会在观察我们上课的情况后告诉我,应该和谁的家长说说他上课的情况,否则补课结束成绩没有提高家长会怪你;你们没有签过劳动合同之类的东西,要多和老板沟通,别到时候不给你们钱……当然我也发现了她很精明的一面,比如小饭馆平时没什么生意,可她不会放过一丝赚钱的机会,店里那几双溜冰鞋就常常被几个小男孩租去玩;她也会常常和我说,本来老板只给一顿饭的钱,但我实际上每天要在这吃两顿,所以要和老板说说。


       到这个小镇后虽然有大大小小的问题,但是我身心愉悦,并在此发现了“诗性”的自己,比如看到小桥流水、田间坟头便诗兴大发,做诗一首,名曰《坟》:

       青园禾苗的护绕,

       混黄的水的哀悼,

       空气弥漫着阳光的味道。

       塚中灵魂是否念着安息勿扰?

       塚外之人,是否依然悲伤祷告?

       是来自印弗诺的召唤还是残忍季节的玩笑?

       独自矗立的冰冷石雕,

       一半入土,一半招摇。

       怒视,嘲笑!

       那些活着的奔走的丑恶披着原罪的外套。

       可怜的人啊,把你的伪装脱掉,

       不要让圣洁的大地之色显得如此妖娆。

       当独占的黑夜已过,旭日再起,

       尽可托那陈旧的船儿捎去你欲求的音调。

       那些直射的光束,

       那些逆行的波涛……


       原谅谁都有一段装逼的人生,那时候的我,竟然还因为每天叮咬我的蚊子写了一首诗!名曰《蚊子与火》:

       是可悲还是可恼?

       是卑微还是渺小?

       所有的罪恶聚焦,

       注射进汹涌的血液之涛。

       嗡嗡的罪恶之调,

       折磨人的号角;

       座座红色碉堡,

       孕育血液中的杂草。

       五脏的火在燃烧,

       浮躁的因子在跳,

       气息倒流情绪在闹!

       你是可恶的蚊子点燃愤怒的火苗。

       腹内尽是香甜的鲜血,

       却用一点尖刺肮脏一身的崇高。

       邪悲之念就这样一一传导。

       可恶!可恼!卑微!渺小!

       以为自己是战无不胜的斗士?

       恶心!可笑!

       扑火的蚊蝇只能自寻烦恼,

       自持的人定会康复跑跳,

       甘为束缚的人是庸人自扰,

       哪怕荒原再现也要烧掉杂草,

       深罪的蚊子遇到净罪的火苗!


       当时觉得自己逼格很高,想以此诗来表达“只用嘴不用头脑传播思想的人永远卑微可笑”的意思,且我的装逼风格正处在一个中转期,也就是说在从严肃黑暗的哥特风向英伦摇滚的小情调小悲伤转换,所以那个大暴雨的午后,要么我就是在写那首以英伦乐队名字串起来的《我的宇宙》,要么就是在写那长达几页纸的《伤心咖啡旅馆之歌》的读后感。


       屋外乌云压顶,狂风大作,几个民工模样的人顶着风骑着自行车停在了小饭馆门前,进门便吆喝上5碗拌面,坐下来捋着头发整着衣服。平时少有客人,于是老板娘立马下厨,做了5碗拌面,配着一碗鲜美的鱼汤,正值午饭时间,便多下了一碗给我,我帮他端给客人,算是招呼了他们。可能当时正写的开心,挥笔豪迈,呼啦啦吃完了面喝完了汤,心里只觉得是这个夏天吃的十分爽快的一餐!饭碗一丢,伴着周围还吸吸溜溜的吃面声继续埋头伏案。屋外的风雨声似乎小了些,没有那么吵了。老板娘在后厨忙活完走到前厅大呼一声:“人呢?!”我这才抬头,傻了眼,除了桌上的碗筷,哪里还有人?跟着老板娘往门外疾走几步,天依然阴沉沉的,几个人和几辆自行车早没影了。当时我羞红了脸!有句话怎么说的:“百无一用是书生啊!”我坐在那一个大活人都没看住这几个吃白食的!写写写,写个屁啊!老板娘倒是没恼,她说你可能是太认真了没注意,这样的人不少,算了,也没几个钱。


       后来老板娘查出乳房有肿块,还好是良性的,但是要手术,便把这四层小楼的独栋钥匙交给了我,这期间后门的锁坏了,又联系不到房东来修,我每天一到晚上就过的胆颤心惊,很晚才敢去睡,房间的锁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后面的这半个月我便连顿正经的饭也没吃上。


       现在回想起,没有空调蒸笼似的房间、暴虐的蚊子、锁不了的后门、不能洗澡天天拎着暖瓶和桶冲、对门有些古怪的一家人、老板给不给结钱的担忧……通通都是后怕。


       说来也奇怪,离开那个口岸小镇后,便没有再作过诗,连“作诗”这件事都没想过。

----------------------------------------------------------------------------------


做法:

① 肉末、葱、姜、香菇丁、黄豆酱,炒制成拌面酱

② 荞麦面煮熟,浸入凉开水,待用

③ 生抽、盐、糖、辣椒油调为汤汁

   注:有做法是直接将用料在凉开水中搅拌调匀即可,但自己还是觉得煮沸

           一下比较好, 再晾凉。

⑤ 根据自己的口味,调入小菜、黄瓜丝、芝麻等佐料

     注:前两天在下厨房看到有人倒入雪碧调味,便好奇实践了一下。雪碧可

            以将汤汁里的甜味提出,同时黄瓜味显的更加清爽,可以一试。



【常年盘踞豆瓣--巴士直达】